最近微信的大动作不少,前几天全量上线了微信支付分,现在又推出了无数人心心念念的改名功能。是的,现在微信号终于可以修改了,尽管还是有限制,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有后悔药吃了。
具体来说,微信号改名功能目前暂时只支持安卓最新的7.0.15版,官方称iOS也很快会上线。微信号改名限制为一年一次,而且微信账号要处于正常状态(例如最近两周没有修改过密码)。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1.jpg
微信可以修改微信名的消息一放出来,就迅速上了微博热搜,无数用户苦苦等待多年的功能,如今总算实现了。
为什么要修改微信号?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先搞清楚微信号的概念或作用。QQ同样是腾讯家的社交软件,但我们从来没听过有人要修改QQ号,因为它是一串随机生成的数字,作为QQ账号的唯一ID,就像我们每个人的身份证号一样,是不可变更的。实际上,微信诞生之初时,微信号和QQ号的概念是差不多的。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2.jpg
只是,为了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形势,微信号摒弃了一长串的数字,支持更丰富的字符、更个性化的ID。这本无可指责,甚至可以说是充分考虑到了用户的体验。
但这样一来,微信号不可修改也就成了问题,QQ号生成过程中用户无法主动干涉,纯数字也很难带来其他特殊含义,属于没有感情的ID。但微信号不一样,它可以由字母和数字组成,并且用户最开始可以自定义。不管是纯粹出于容易记的目的,还是人为给微信号赋予某种特别的纪念意义,都可能会埋下隐患。
当初有多随意,未来可能就会有多后悔。
知乎上“有多少人想改自己的微信号?”的提问下,有4000多个回答和超过2000万的浏览量。而每一个高赞回答里,都能看到答主因为微信号不能改而经历的尴尬和啼笑皆非的遭遇。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3.jpg
比如,一位知乎ID为“三羊”的答主,当初给自己起了一个“吃柠檬的小猫**”的拼音缩写的微信号,但今时今日,这一串字母缩写,在网络上已经成了攻击性和侮辱性极强的脏话。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4.jpg
另外,还有人因为设置微信号时怕忘记,直接加入了男票的手机号码。结局就是虽然现在已经分手多年,但依然会有很多微信好友打她前男友的手机号以联系她。
实际上,包括我个人在内,很多人都只是把微信号视作是微信的账号名称,只有登录的时候才用到。毕竟微信是可以和手机号绑定的,加好友直接搜手机号或扫二维码就完事了。
如果只是这样,一个尴尬的微信号,对我们的影响也仅限于不方便用它来加好友。但还有一个问题,用户的个人微信号是不能隐藏的,当好友点开你头像的那一刻,都能完全看到那个大大的微信号。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5.jpg
我们标记识别微信好友的主要方式有三种:昵称、备注和微信号。昵称和备注都是可以随便改的,而微信号就几乎成了唯一ID。可以自定义、不能二次修改、别人能看到,这就意味着当初设置微信号时要深思熟虑,不能留下任何可能成为以后黑历史的东西。
但百密终有一疏,与其让普通用户自己不犯错,不如像现在这样,直接放出修改微信号的权限,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现在还有哪些产品改不了ID?
作为拥有十几亿用户的超级应用,微信这些年遭受的吐槽可以用吨计,不能改微信号这个只是炮火比较集中的一个方面。实际上,类似于以前微信号不能改的问题,在很多平台或产品的账号机制里,同样存在。
例如,淘宝的账号名称也不能修改,用户能改的只有昵称。不过,淘宝ID通常不会公开展示。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6.jpg
豆瓣的账号ID(豆瓣称之为域名)同样一经设置就不能修改,能改的只有昵称(最多30天一次)。其中账号ID只有在个人主页界面才能看到,昵称则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曝光度最高。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7.jpg
至于豆瓣域名的作用是什么?总结下,大概是这么几个:唯一不变的身份标识、添加好友时的关键搜索词、登录时的账号名称(通常比手机号或邮箱号更简短)
而同样作为中文社区的百度贴吧,也曾因为不能修改ID而被无数用户吐槽过。相比微信,贴吧更致命的地方在于,ID设置是支持中文汉字的,这意味着无数人头脑发热的取的网名,得一直用下去。
后续贴吧推出了修改昵称的功能,拯救了不少人,黑历史总算能盖一盖了。
诞生时间更晚的知乎,似乎意识到唯一ID是个坑,在账号机制里直接把它隐藏了。用户的昵称可以30天修改一次,登录则只能用邮箱或者手机号当账号名。而自定义的域名,也能修改一次。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8.jpg
这么多社交产品都有这个坑,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太多人没有弄清楚唯一ID、昵称、账号名等一些账号相关的概念,而很多平台本身的账号机制也存在混乱的情况。简单来说,唯一ID应该和我们的身份证号类似,一经生成,将无法修改,除非重新注册换号。但唯一ID的生成机制,却不尽相同。像任天堂的游戏账号,完全由系统随机生成12位数字,添加好友时需要通过它来搜索。而微信、贴吧在注册时则可以自定义唯一ID。
昵称更类似于我们给自己取的一个向外界展示的外号,可以更改自由度更高,也不存在重复冲突的问题。当然,这也存在一个问题。在有社交属性的平台上,根据昵称搜索好友将会变得非常痛苦,唯一ID尽管可能名字长、难记,但好处是可以精准定位,最终的效率往往最高。
微信亲手送上“后悔药”:微信号修改全面开放,但仍有这些限制-9.jpg
总的来看,微信之前在微信号机制上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在允许用户自定义初始名称、不允许二次修改、公开显示三个条件共同作用产生的
至于微信为何迟迟不开放微信号修改,我个人的猜测是,微信号作为微信账号的唯一固定ID,导致一旦设置就无法修改。后期为了补救这个漏洞,微信为所有用户重新生成了一个固定ID,但没有公开显示,从而给原有的微信号松绑。
和其他互联网产品不同,像微信这种社交应用,我们使用它时很大程度上是“被迫从众”。换句话说,我们使用哪款社交工具,并不是能完全自主选择的,更多是同学同事、亲友、上司、客户这些和我们工作生活有密切联系的人群决定的,大部分人用什么,就得跟着用什么。
这样一来,当初一个设置了中二微信号的少年,可能想不到以后步入职场时,还得用这个微信号和上司沟通工作。取了一个狂拽炫酷吊炸天网名的杀马特年轻人,没想到步入中年后,还要用它和网友吹水。
因此,在社交工具的使用上,我建议大家还是多留几个备胎。像微信可以多准备几个账号,把生活和工作区隔开,可以解决很多可能遇到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微信这次的动作还是值得点赞的。全面上线的修改微信号功能,基本完美解决了困扰无数人的问题。一年一次的后悔药,足够让无数年少无知犯错的微信用户,重新做人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