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铜陵听风阁论坛

搜索
查看: 242|回复: 2

铜陵市第一中学是一所怎样的学校?

[复制链接]

27

主题

38

帖子

8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1
发表于 2017-10-7 10: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所在的专业有一个高中在铜陵市第一中学就读的同学,关系不错。经常听他说铜陵是全国最小的地级市,但又听他说过他们那一届有33个学生通过理科竞赛保送名校,我高中在一个中部省份省会的重点中学,都只有寥寥几人能够保送。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学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51

帖子

11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7-10-7 10: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三十三分之一,可以严谨且严肃的和你说,你把这个话题放在官二代下是极为不妥极为有失尊敬的!!

的确是全国最小的地级市,不像大多数地方有几所同档次的高水平高中,铜陵只有这一所,所有初中比较优秀的学生都毫不犹豫的直接进入了一中。进入学校后,成绩比较优异的部分同学会进入实验班,每个周末会有老师专门带着搞竞赛(主要在周末,其他学校补习文化课的时间)。新上高二高三的时候会有两次参加竞赛的机会,连参加复赛的名额都有限,高二那年几个成绩很优秀的同学硬是因为没名额没能参加全国联赛(官二代?!呵呵!)。

相比安徽其他声名远扬的高中,铜陵一中对竞赛的重视程度明显还是要高些,而且学校方面投入的力度也明显大些,每年几次不亦乐乎的请教授来讲竞赛(数理化三科都是请蜗壳的教授来的),鼓励学生竞赛,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吧。

竞赛成绩优秀并非每届都是,我们上一届好像还不到我们一半吧。 主要归功于带竞赛的教师的能力与态度吧,我们这一届有幸有几位非常敬业负责的老师,高中带我竞赛的老师,陪着我们搞竞赛每天晚上做笔记找题目都要到12点才能睡(不只是竞赛前突击的时候,从高一刚开始就是!),换做其他学校有几个老师能做到这样?!不到四十岁头发都白了大片了,老师吃的苦我们自己也能看到,我们学生自己的就不多说了,真正投入了多少过来人不要说的也清楚,有些人说了也改变不了他们的固执。

所以,千万不要看到了别人做出来的成绩就红了眼想着社会阴暗面,要相信世界是公平的,只是还有很多你不了解而已。所以,多找自己原因。

补充一句,我们这届文科有两百多人,其中也诞生了文科省状元,也是官二代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48

帖子

11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1
发表于 2017-10-7 11: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坑。。。考完答
分为四个部分,吐槽 回忆 理想 批判
-----------------------------------------分割线——————考完来答了


       有言在先,以下内容均出自于沃中原(不属于1/33)这个从智障儿童成长为大龄脑残的家伙的啥重要事情也记不住的记忆,如有出入,敬请指出;本人好读野史杂记笔记小说,犹善于把子虚乌有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俗称胡扯;正经事干不了,正经话也不会说,诸位看官如不乐意,花生瓜子小板凳我都按原价收了,一个子儿也少不了您的;另外给那个乱七八糟的题主提个醒,语言中冒犯您和您的母校之处,概不负责,我也负不了责。

       您若觉得我写的好,打个赏我也不拒绝,可以私信找我要支付宝;当然,分享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本着互联网creative commons的原则,我从来不禁止转载。您若是觉得本文胡说一通,平平淡淡,反对拉黑无帮助都随您了(说的就好像我能够做什么阻止一样。。)

        吐槽题主的话说在前头:
        试问您是哪个中部省份的省会重点中学学生呢?从东方莫斯科到大吃省的省会重点中学,哪个中学的同学我不认识?哪里有这么弱的?哪个不是垄断高考竞赛,年份好的时候还能来个UC系或者藤校满贯。你不要想搞一个大新闻,说自己省会重点都不如我们一个小地方高中啦,就想把我们批判一番。你这样搞是不行的。挂牌的重点高中我是见得多了,难不成您的母校也是(我估计是)?退一步说,就算是正牌的,您老人家的描述也是在砸自家牌面。官二代几个字,怕是流行于你们那儿的传统升学之道。将来媒体报导上有了偏差,说我们高中靠着官二代提高升学率,你要负责任的。不要见得风就是雨!

        另外,我们现在不是全国最小的地级市了。为了支持伟大祖国同东南藩属争夺油气资源,我们无私的把这个称号让给三沙市了。。。

       吐槽结束。。。让大龄脑残从当年那个智障少年的角度,为你宣传一个。由于本人不喜编年体,不会写纪传体,故此按胡说体的风格,有侵删。

        本人初中混球的一塌糊涂,为了看Kobe的比赛课都不去上至今不知如何能够考上一中这样一所优秀的高中。对一中竞赛传统的最初认识,来自于楼上陈缘(tian)叹(yuan)所说的军训讲座。BY学长,热爱化学,自己在家操练实验,保送PKU;L学长,天赋无双,高二夺得CMO金牌;另一位L学长,数学化学两科一等奖,保送PKU;C学姐,女神无疑,Cpho金牌,保送PKU。这样的优秀榜样在前,一中的优秀底蕴无可质疑。嗯,这一段三个优秀,或用outstanding描述未尝不可。

       高中刚开始,最初的两个星期班上最热闹的一件事情是这样的:数学老师(我们称之为老傅),我班boss,每天会让人提一块小黑板放在教室后面。只见那黑板,外表生的是平平无奇,其上却端坐着一道平面几何题,浑身散发一股公理化的味道。此题颇似古时比武招亲,有能力者解之,将答案附于其上,次日老师一并收去审阅。记忆不周,当时应是有多人在此擂台上叱咤风云,此处说两胖子,一曰zzz,我们姑且称他为复数同学;另一位是我从小学玩到大的好哥们,就叫他胖子吧。话说这个胖子同学,狷介不羁,每日做完题目,将解答附在黑板上之前,总是要罩上一个封面,上面写着“掀开来看后一面”之类的话,all copyrights reserved的感觉扑面而来;复数同学,只记得有一回,给出了一个原解答十分复杂的几何的题解无比简洁的题解,老傅也在课堂上讲其答案,析其思想一直到校车消失在学院路的尽头。这两位之后还有叙述,只是结局悲喜不同。
        一个月之后的第一次月考之后,是大家决定去哪一个竞赛小组的时候;共数理化生信五组,之前大家想法也已基本确定,一中理实的序幕开启,日后几多汗水几多辛酸,都打这里起步。化学组不甚了解,在此主说物理和数学二组(概因每日放学,能与数学组好友纵(hu)论(che)古时今事,日常琐碎,故能略知一二)。

        物理组几大豪杰风云人物,分列如下:HQ同学,Anold同学,苍老师,金丝猴,强生。。。
        其实物理组是一中比较不受重视的一个组,老师不是两个班的boss,历史战绩也最差,最好成绩是Cpho银牌(08级W学长,另有国际天文学竞赛金牌,后就读于THU数理基科,可惜天妒英才,不幸英年早逝,杨振宁还曾亲自为其题字,鼓励战胜病魔),而数学化学均有金牌,历年亦能保证省一人数。因此这个在很多其他学校仅次于数学甚或超过数学的组在一中其实没什么地位。但是,无论外人如何评价,我自始至终认为,HQ和Anold的水平足以在公平竞争,发挥略不正常的情况下进入省队。

       我们这一届的物理老师是小明哥(当然我们都喊他陈老师了。。。不过后面也就小明哥更顺口顺耳),年纪不大,身材略发胖。我知道,很多同学都觉得小明哥不如二位boss教得好,也觉得他没有二位boss那样有威信。但是,小明哥的努力,大家也都应该看在眼里。高一,讲运动学,他在黑板上书写简单的方程式都写得很不好看,字迹凌乱;但是高三复习,每次磁场中的粒子运动分析图,画在黑板上的都十分简洁美观,字体也很工整。我觉得,大家都在努力,身边每个人都不满足于现有的生活和现在的自己,都在努力地寻求改变,小明哥的付出大家也不该抹杀。这里为小明哥鸣个不平。

       前面说到的HQ同学,初中曾经在我们当地一所重点初中的校内物理竞赛中获得第一名(第二名是前述的胖子同学),明物析理之名全级皆知。高二上学期结束之前,刷完《难题集萃》,一时无两;Anold同学,既萌且Q,聪颖异常,犹善于以清晰的物理图像辅之以强大的数学技巧解答各式力学难题;苍老师,奇人一枚,犹好钻研吾等凡夫俗子未闻之物,现为USTC物理系大牛,知乎大V,为知乎早期用户之一,以一记“不切断,如何测出jj质量”闻名于知乎;             


        物理组的日常十分奇葩无解,后来也不知为何成为了大家口中的最猥琐之组。但是,当时的我们,至少还是一群对于物理十分热爱的少年人,愿意以自己微薄的物理知识去探寻生活中的种种现象的一群很有趣的人。另一大奇葩,zjj同学,家中奇书无数,从高中就开始看zorich淑芬,分析力学。少年人若是少了一些激情和澎湃,只知军事化的训练题目,试问有何意思(我没有黑)。我们当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有与吃饭睡觉无关的想法的人。我也很庆幸,高中几年是和这样一群逗比奇葩高智者一起度过,才能让我现在能有更多一些的趣味,善于发现有趣的事情,做一个有趣的人。
        物理组的结局是悲剧的,最后只有苍老师一个人拿到了一等,通过竞赛保送了USTC。这里面的有没有灯下的故事呢?我觉得有,可是我觉得有,有用吗?我从来不抱怨不公平,我明白人人生而不等,我明白资源有限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之一,我知道以权欺人是人类禀赋之一,抱怨是弱者,只有自己增长能力,不断变强。但是,我还是想说两个故事,两件小事:

       一是我们在合肥炮兵学院做实验培训的时候(当时理论分数已出)。我在军校的食堂打饭,我记得当时手里端着的是茭白肉丝。苍老师跑过来说,有好些某中学和某中学的人加分了,5或10分;另外,当时做实验的时候一个连共光源应该接到36V的学生电源上都不知道的家伙居然也加分了。

        二是一天晚上做完实验回宾馆。当时和Anold(他有东西落下了,我陪他回去找)一起走在炮兵学院空旷寂静的操场上,场边矗立的一枚火箭模型,在篮球场夜光灯的照耀下,散发出如同从卡拉维尔角飞向茫茫太空的太空梭一样的英武之气。我当时想的是,人类的伟大工程,诸如登月与国际空间站建设,理应由Anold这样的天赋秉异,志存高远者完成;自泰勒斯起,一路传承的人类理性精神,自是以他们为杰出代表。正在我勾画航天发展伟大图景的时候,Anold说话了:“你想不想回去,我们理论分数太低了”。是啊,我们理论分数太低了,别人还能加分。人啊,总是会让肉食者鄙阻挡了智慧的闪耀。

       我只是像云天明一样讲故事,其中有什么一层二层隐喻,诸位自己判断。

       可是灯下黑又能怎么样呢?宏观自然界是连续的,能力不因为猫腻而瞬间增长,智商也不因权势突然提高。我们虽然不能通过保送进入大学,但是依然可以走自招与文化课进入不错的专业,依然在自己的专业中得以稳定的立足。我听闻当年那位汞灯接错导致汞泄露的同学,现在被草虐。时间会还一个公道的。
——————————————————————————分割线

        现在写一写数学组,不甚熟悉,错处指出,有侵删
        数学四大变态强(楼上吴迪同学语),除了复数同学,我都只识其面,故而略去不表。日常放学,一起回家的几位比较熟悉,我们权且称他们为胖子(已述)、老鳖、顺顺;另有吾班之xyz(由于这三个字母是大家最早接触到的替代数字进行推导的字母,我们称他为字母哥),邻班之肠子(此名号为苍老师所起)皆为风云人物;吾班sway同学,whc同学,邻班文强同学,wzy同学(和我名字简拼相同),ww同学,wsp同学,伟凡(这是错的名字)同学,zhj同学都是人类数学理性杰出的传承人(此处记忆模糊,忘了谁不要打我。。。)。不能尽述,略说一二。

        先从我最熟悉的几个家伙踏出第一步。胖子同学,打小和我一起同班,各种损事儿没少干,初中分开三年,高中再次同班(两个实验班不分家啦!),本科又都在海淀区。人世间的至高缘分,大抵如此;老鳖同学,其父为当地最大的豪强(开个玩笑),此外号源自于其父的一次口误(欲唤其归家食鳖,误语为唤鳖食他);顺顺同学,外表weisuo,内心不善良,初中为其班上一大混混(同学wdw语);xyz同学,相貌酷似拉马努金,为初入校数次考试年级第一,后于高二即夺得联赛全省第11名;复数同学,军训相识,微胖很萌,肚子的弹性模量很大,常用肚皮弹中性笔玩(与其同桌伟凡同学一起);sway同学,不太熟悉,不过大家尽可以想象李白刘永和佩雷尔曼这一类大才无双之辈;文强同学,瘦得很,体型与顺顺略似,外表正直,现在数学基地班横扫各地英才。

        你若站在2011年末,2012全年,2013年初的铜陵一中晚班校车上,你一定会看到这样几个人,谈性甚浓,不用一杯清茶就可以大侃一番;细细听来,却也无甚奇趣之处,无非是难题,怪事,时事,老师的经典之语。冬天的时候,胖子和老鳖两个人经常吵着吵着开始在凝结了水汽的窗户上画图以试图说服对方。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大家都要纯粹很多,只为了理性与正确。

        数学组的成绩是很辉煌的,几乎可以和传说中的上一届并驾齐驱了,同时也有一个很好的例子驳斥题主的“官二代”论调:当年最后一届省级一等奖具有直接保送资格,但是数学省一的数目仍然卡死未动,而我们学校数学组有很多同学位于二等奖前十名,没记错的话应该是6个。其中的文强同学,现在在数学基地班继续追求人类心智的荣耀,草虐各路大神;sway同学,SJTU信息安全大牛。数据会说话,阴谋论者可以死掉了。最后的四大变态强(吴迪语),有三个拿到了CMO银牌。这样的成绩,比有些省会重点也要好一些。

          继续写回忆...前面说到的老鳖啊、胖子啊、顺顺啊,最后都没有拿到省一,也是在那6个之中。讲两个故事吧:
        一是这样的:我和HQ同学物理玩完之后,回校第一天放学,大家还是一起坐校车回家。我和HQ靠在车后门上,老鳖、胖子和顺顺倚在栏杆上(姿势水平很高)。没有人觉得HQ不可惜,因此我们几乎都在安慰HQ,和他说自招与文化课一样很好的。当天9月25号,距离数学省赛约莫有一个月时间,他们也进入了最后的集训时间,可能大家当时谁也不会想到,校车党一个省一也拿不到...后来偶然说道这一点,大家似乎都唏嘘不已……后事不再提,我与老鳖入了土木坑,胖子顺顺入了电类坑,HQ在中央大学读商科,大家继续为自己的想法努力奋斗。和公选课上认识的一个台湾同学聊天的时候,他说中国大陆是他去过的最为生气蓬勃的地方之一,人人疯狂地努力,以期改变自己命运。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吾辈有信者邪!?
        二是高考结束,出分之前,我们几个还有zjj同学去苏州玩耍。夜间奔跑于苏州城的老街上,寻一家必胜客,夜间寻得吃食自是一件美妙异常之事,胖子喝蓝色什么玩意来着喝的肚子痛。回到宾馆,我和老鳖去顺顺房间谈天。当年高考题目奇葩,葛军大爷来到安徽虐场,无人觉得自己考得理想;我看着床单,老鳖看着窗外,顺顺看着墙上的泰晤士河;我首先打破了沉寂:“我觉得我想复读,不甘心。”似乎一时间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各种言语一起出来,诉说当年意气风发时,嗟叹如今两手空空日。有时候啊,真觉得,人,怎么就那么计较投入产出比呢?自然选择之故?




        往事就讲到这里吧。最后想说一点自己的看法:
        80年还是90年代的时候,陕西有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学生夺得了Cpho的金牌。当时县里面很激动,想好好宣传一下,请来路遥先生为其在报纸上写了一则评论。我看过这篇文章,时日已久难以记清,但我还记得当时我的感受:

        a.改革开放之后的那一段时间,大家对于数理的崇拜简直疯狂,数理天赋高者,在当时地位之高今日无法比拟

        b.路遥先生不愧大家,评论读完,心中热血澎湃:这世间有着很多的不公平,生来的家世差距谁也无法弥补,权势地位也不由少年人决定。但是,数学和物理,这些宇宙间的准则,对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智高者胜;这些从中获胜的高智者,继续拓宽人类知识的疆域,为人类未来数十年、上百年乃至千年的发展铺垫基石。我们生而为人,生命如苇草一般脆弱,君不见,留存千古者,皆是伟大的思想,卓越的理性。在此向所有我的同学中,认识的人中,知乎众当中为追求人类心智的荣耀而历尽心血的人致敬!
——————————回去发个合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